很难区分是腐败还是正常的商业行为

2020-08-07 00:32

张小刚:在地市做纪委书记和在一个行业做纪委书记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需要进行角色转化,但工作性质、工作作风和工作成效的要求是一样的,无非是在方式方法上进行调整。

查办案件涉及的对象也不一样,以前面对的是党政干部,现在面对的是企业领导人员,如对国企领导人员的处理多侧重于党纪法纪,而不是政纪。

张小刚:当前,国企纪委开展内部监督角色尴尬。纪委书记开展监督要看一把手的脸色、眼色和形色。有的企业集体决策事项事先不让纪委介入,却临时在班子成员会上抛出要求表态,造成纪委监督进退两难。有些企业对业务经营的一般性项目和投资交班子成员集体决策,而对一些重点性、敏感性事项,却采取个别通气、私下渗透的办法,规避纪委监督和干预。这样一来,就形成了“同级无法监督、下级不能监督;事前监督找死、事后监督等死”的尴尬局面。还有一些企业对纪检监察部门主要负责人说换就换,对纪委书记分工说调整就调整,根本不用事先征求上级纪委意见。

企业内部开展监督工作受多方掣肘,纪检监察工作弱化、淡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企业纪检监察干部薪酬待遇和职务晋升受制于本企业,独立性有限,造成不敢监督;加上绩效考评中监督者受制于被监督者对象的测评,如果得票率低,不但影响自身薪酬奖

一是成立巡视督查领导小组和办公室,由党委领导、纪委主管,与纪委合署办公,主要任务是对省委巡视组指出的问题进行督查,对审计机关、监事会发现的问题进行巡查,对企业落实“三重一大”和党委落实主体责任、纪委落实监督责任情况进行巡视。

张小刚:作为履行党风廉政建设监督责任的省国资委纪委,我们必须突出监督执纪问责这个主业。办案就是其中的核心工作。上半年,在省纪委特别是黄先耀书记的亲自指导下,省国资委党委高度统一思想,支持省国资委纪委、监察室主要做了四个方面的工作:一是起草和出台了《广东省省属企业落实党风廉政建设党委主体责任、纪委监督责任工作的意见》,并以国资委党委的名义印发各省属企业,这个意见在全国国有企业中都具有首创性;二是组织了一支办案队伍;三是建设了一个联合工作平台,以解决因办案力量分散、业务水平参差不齐影响办案效果的问题;四是落实了交叉办案工作模式,即利用省属企业的办案人员,采取交叉办案的方法,以规避同单位办案带来的不利因素,确保案件查办的客观性与合规合法性。我们认为,必须通过加大办案力度来提升惩治腐败的震慑力,也是落实中纪委关于当前反腐要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的总体策略的一个具体行动。

因此,对国有企业的反腐败工作,我感到担子重、压力大,必须依靠省委、省纪委和省国资委党委的大力支持,需要广大职工群众和社会的监督,包括媒体的监督。目前,省国资委纪委已经采取了不少举措,以推动“三转”、聚焦主业,如出台“一个意见”、整合办案资源、共建联合工作点,目的就是要加大办案力度,迫使那些掌握资金资源的国有企业领导人员不敢贪、不能贪、不想贪。

张小刚:近年来,随着国企改革的深入,省属国有企业凸显的各种矛盾和问题日趋尖锐,加上我们国有企业的法人治理结构、制度建设、内部监督等还相对滞后,给腐败问题滋生留下了空间。

四是厘清省属企业纪委书记的职能混搭问题,确保其聚焦主业。根据省国资委出台的《广东省省属企业落实党风廉政建设党委主体责任、纪委监督责任工作的意见》要求,省属企业纪委书记专职监督工作,分管纪检监察、内审和巡视检查等工作,不分管与监督无关的其他业务。在强化企业纪检监察部门履职方面,纪委书记视情况可以参加或列席企业党委会、董事会、总经理办公会,可以调阅企业财务、内审和企业监事工作情况报告;还可以根据省国资委纪委授权,对反映的涉及企业领导班子成员个人有关事项进行核实,并向国资委纪委报告监督中发现的情况和问题。

励,更影响纪检监察部门的威性,造成不愿监督。另一个方面,企业纪检监察、审计、监事会没有形成监督合力,监督资源没有共享,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

第四个是带来的影响不一样,国企出现腐败案件往往带来巨大的国有资产损失,如新广国际重大经济损失案,最近出现的省金属材料公司巨大资金损失案等等。

另外,在违反八项规定方面,也存在不少问题。如有的违反分配制度,违规兼职取酬、投资持股,滥发奖金和补贴;有的职务消费不控制、不透明,铺张浪费,超标准接待,在职工群众中造成的负面影响很大,等等。

三是改变企业纪检监察人员的考核考评模式,以破解省属企业纪委不敢监督不愿监督的瓶颈。省国资委党委出台了相关文件严格落实企业纪检机构设置和人员编制,同时建立企业纪委领导考核评价机制,实行省属企业纪委书记考核以省国资委纪委会同省国资委人事部门为主;省属企业纪委副书记和监察室主任的考核以省国资委纪委会同省属企业的纪委与人事部门为主。

二是加强对国有企业资产损失责任追究。今后对企业投资或经营损失风险,每笔都要认真调查、问责。对发生巨亏的企业要进行调查,查清是市场因素还是人为因素。

张小刚:根据中纪委十八届三次全会和省纪委十一届三次全会的意见要求,省国资委党委、纪委加大了对国有企业违纪违法问题查处和责任追究力度。这次通报这些国有企业的违纪违法案件情况、问责人员、批评两家企业,既是表明一种态度,也是宣示一种决心。就是告诉大家,反腐没有盲区,对国有企业的党风廉政建设只会加强,不会削弱。今后,这种案件通报的形式将会以制度化的形式固定下来,对国有企业涉及违纪违法的问题,不管涉及哪一级企业,哪一级人员,省国资委党委、纪委将坚持有案必查、有腐必惩,以对国有资产安全高度负责的态度,严肃查办违纪违法案件,严厉惩处腐败分子,严格问责失职渎职行为,决不姑息、决不手软。

羊城晚报:这次通报10个案件、3个问责人员,并对两家企业的领导班子进行通报批评,在广东省国资委还是第一次,这样做主要是出于什么考虑?

羊城晚报:你在地市担任过纪委书记,现在又到省国资委纪委担任书记,你认为同样的工作在不同的领域干,两者有哪些差异,是否要进行角色转换?

羊城晚报:这次通报的案件和问责人员应该是省国资委纪检监察工作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是不是可以说,广东国有企业纪检监察工作从此转入了以查办案件为主的新阶段?

第三个是腐败问题的表现形式和查处难度不同,党政机关干部大多涉及的是权钱交易、权色交易、买官卖官、插手工程领域的招投标等,对案件的定性和甄别相对容易。但国企就不一样,很难区分是腐败还是正常的商业行为。比如,某个企业领导做一单买卖,合同上看,完全是正常的业务往来,如果造成损失了最多算是决策失误,非常隐蔽,完全以合法的商业行为来掩盖腐败的实质,不容易判断究竟是工作失误、决策失误,还是利益输送交换,客观上给查处带来很大的障碍。

从本次通报的案件情况来看,主要有三个特点:一是违纪违法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巨大。有的企业,特别是二三级企业,绕开监管环节,利用与民营企业的合作合资机会,拿国有企业品牌、信誉无条件给民企融资提供担保,造成巨大国有资产资金损失。如省航兴贸易公司原总经理陈东收受的钱物合计不到40万元,但造成企业贸易损失达到1.95亿元。二是草率决策导致国有资产面临巨大损失风险。个别企业领导人员未经资信审查,不做市场调查,盲目决策、冲动决策,甚至违纪违法收取好处费,给国有资产造成巨大损失。如这次通报的省农业机械进出口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金文杰受贿案中,金文杰收取贿赂不到100万元,但造成企业面临的损失达2400多万美元。三是伙同利益关联人共同谋取不当利益。如广业公司副总经理李和平受贿案,就是利用职务影响为其情妇马某等人在企业招投标中谋取不当利益。

譬如,在地市一级,动用的办案手段不一样,你可以在市反腐败协调领导小组的统一协调下,整合公安和检察机关的力量;而在省国资委办案,就得求援了。